首页  联盟新闻  行业资讯  专业书籍  资料宝典  废品行情  法规政策  行业动态  废旧常识  视频新闻  加盟必读  留言
   废旧电器处理基金使用立场不同分歧多多    4星级
废旧电器处理基金使用立场不同分歧多多
[ 作者:admin     来源:不详     点击数:1963     更新时间:2013/7/16     文章录入:Admin
【字体: 字体颜色
              
   “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原则确立后,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以下简称基金)制度建立的重点,就落在基金的使用上,同时这也是难点。”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产业发展研究所处长许江萍说。作为《中国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总课题的负责人,许江萍深知,基金的使用涉及到各方的利益,观点的冲突和碰撞在所难免。因此,研究总课题时,将家电、计算机、拆解处理企业等各有关利益方都纳入,形成10个子课题,希望听取各方的声音。

  就基金的使用,《电器》对家电企业和拆解企业进行了采访,记者发现,无论家电企业、回收企业,还是拆解处理企业,都期盼通过一个相对完善的规则,使得基金的使用公平、公正,真正实现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无害化处理目标。然而,由于角度不同,对于基金如何使用,各有关利益方关注的重点和内容仍然存在很大分歧。

  补贴对象:如何设立准入门槛?

  谈及基金,第一个摆到人们面前的问题是,到底谁有资格获得基金的补贴?《中国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研究》总报告(以下简称总报告)建议,基金补贴对象应以拆解处理企业为核心,同时对于废弃电器电子产品零部件的专业拆解基地的基础设施建设也予以一定补贴。

  《电器》记者发现,无论家电企业还是拆解处理企业,对于将拆解处理企业列为补贴对象,基本无异议。各方观点普遍认为,国家应当出台配套政策,对拆解处理企业设立更为严格的门槛,以使基金真正用于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无害化处理。

  担负着基金缴纳责任的家电生产企业似乎忧虑甚多。“制造商难免会担心交了钱,却无法达到较好的回收处理效果。”河南新飞电器有限公司技术中心高级工程师孙磊的观点有一定代表性,“基金的补贴对象应为有能力进行无害化处理的拆解处理企业,不应用来扶持那些还没有达到环保处理要求的企业。”

  “目前,各类拆解处理企业为数不少,处理能力和水平也各有高低,设立一个合理的门槛至关重要。”四川长虹格润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章杰说。记者了解到,正规拆解处理企业普遍希望,国家对享受基金补贴的拆解处理企业设置准入门槛,特别是无害化处理技术门槛。只有有资质的环保处理企业才能在承担庞大的拆解处理量的同时不产生二次污染。

  一些拆解处理企业担心,基金政策的出台,会引发拆解处理企业“一窝蜂的上马热潮”。“我认为每个省根据人口不同,拆解处理企业数量应该是3~5家,直辖市为1~2家,否则大家都会‘吃不饱’。” 华星集团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王建明提出明确的建议。

  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在其所做的分报告中也建议,为避免利用基金补贴政策一哄而上建立太多的拆解处理厂,“应对享受基金补贴的拆解处理企业恢复行政许可管理,设立相应的准入资质”。同时,“根据各省市的经济发展状况和人口状况,合理规划拆解处理厂的位置、规模、经营品种等,不能盲目投资”。

  针对这个问题,中国家用电器协会理事长姜风指出,基金补贴对象的选择,应该以竞争的方式,而不是定点模式,即在达到环保处理要求的前提上竞标,谁价格最低谁中标。有些国家就是这么做的。通过竞标,还能不断降低补贴水平。

  另一方面,国家政策的支持显然让一些家电企业有意进入拆解处理领域,不少家电企业甚至提出,应当有相应的政策,鼓励家电制造企业设厂进行回收和处理。据了解,海尔、长虹、TCL等家电生产企业已经或正在进入拆解处理行业。不久前,长虹集团在成都建立了年处置能力达200万台的四川长虹格润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吴章杰说:“家电企业进入拆解处理行业有不少优势。首先,家电生产本身就产生不少废料,这些都可以成为处理原料;同时,借助销售渠道和售后服务,可以回收不少废弃产品;还有就是可以积累在资源综合利用上的优势,提高企业的社会责任意识。”

  回收环节:直接补还是间接补?

  “我们公司成立6年来的回收量,仅仅是以旧换新政策实施以来6个月回收量的五分之一。”天津一家在以旧换新活动中“回收”和“处理”双中标的拆解处理企业负责人,用这样的数字来说明废弃电器产品回收的难度,“没有以旧换新政策的支持,回收是非常艰难的。”

  根据最新政策,以旧换新活动将延长至2012年底。然而,处理基金政策是一个长效政策,因此,家电企业和拆解企业更加关心的是,没有了以旧换新政策,处理基金政策能否让拆解企业“吃得饱”?

  在总报告提出的构想中,针对回收企业的补贴,是通过市场的机制,由拆解处理企业间接完成的,回收企业得到的补贴占基金征收量的30%~40%。这一构想引起很大争议。姜风呼吁,基金的补贴应重点用于回收环节,“回收环节是最困难的”。

  “拆解处理企业真的需要这笔钱吗?他们目前最需要的是‘吃得饱’。在以旧换新政策实施之前,4个试点拆解处理企业,每个企业都能得到国家补贴1000万元,仍然开工严重不足。以旧换新政策实施后,这些企业马上赢利,这是以国家每台产品补贴数百元为代价换来的。”某家电企业有关负责人尖锐地指出,“以旧换新政策结束后,仅靠基金补贴的数十元,能否真正解决拆解处理企业的资源问题,我觉得还是问号。”

  不少家电企业提出,基金政策应当鼓励家电企业利用自身销售和服务渠道进行回收。海尔有关负责人说:“家电企业的销售和服务渠道发达,通过家电下乡,我们的销售和售后服务渠道已经下到农村。”

  苏宁以旧换新项目负责人认为:“未来家电回收体系中,经销商会成为主要回收渠道,其中大连锁渠道更为重要。”据他分析,消费者购买家电时往往会处理旧电器,经销商这类信息掌握得比较全。而且,渠道物流本身就延伸到顾客一端,可以在销售中做到回收,国外就采用这种方式,管理成本和运营成本都会大大降低。

  的确,废旧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体系中最为人诟病的环节是回收。在中国,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回收已经自发形成了相对固定的渠道,包括销售(以旧换新)、维修、搬家公司、城市垃圾回收系统等多条渠道。主报告没有将回收企业列入补贴对象,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许江萍解释说:“千军万马、良莠不齐的回收大军,不具备成为基金补贴对象的基本条件。”

  不少家电企业提出,在间接补贴回收企业的同时,还应提高回收环节的补贴比例,以减少回收不力造成的阻碍,改变正规回收企业不敌“流动回收大军”的现状。

  拆解处理企业多数支持主报告的建议。王建明认为,回收企业没有门槛可言,难以成为合格的基金补贴对象。基金的注入将有利于回收体系的调整,正规回收企业也将从基金中获益,回收行业将得到进一步发展和规范。与家电企业的观点不同,湖南万容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宇平认为:“给予回收企业的比例不易过高。”

  拆解基地:该不该得到补贴?

  总报告建议的补贴对象里包括了像广东省汕头市贵屿镇(贵屿)这样的专业拆解基地,这成为各方争议的另一个焦点。

  由于历史原因,中国不少地区形成了针对某种特定电器电子产品零部件的拆解聚集地,如以拆解废旧电路板而全国闻名的贵屿等。这些基地是在市场经济体制下自发形成的,多为手工作坊,采用较为原始的手工拆解方式,获取废弃电器电子零部件中的贵金属等资源。虽然实现了部分资源的再利用,但是,由于拆解技术水平低,缺乏相应的无害化处理设施,给当地环境带来了不良影响。“补贴拆解基地的主要原因是考虑到他们往往没人建环保设施,造成大量污染,希望能通过基金补贴,改变这种局面。”许江萍这样解释。

  “我同意总报告的建议。”张宇平表示,“目前,不少企业都是选择易处理的部分处理,对处理难度大、危险性大、价格较低的部分弃之不管。拆解基地往往把精力集中在价格较低的废弃物上,处于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过程中最危险的环节。对拆解基地的基础设施建设给予直接补贴,有利于拆解基地的可持续发展。”

  不少企业不同意将拆解基地做为补贴对象。“基金应该用于拆解处理过程,如果用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我们觉得有些不妥,毕竟这不是扶持基金。”孙磊道出了不少生产企业的心声。在生产企业眼中,用基金去治理拆解基地的环境污染不是最优的选择。某家电企业有关负责人表示,拆解基地给当地造成的污染和影响,应该由当地政府在财政预算内进行处理和整治,而“不能拿生产企业的钱去填这个洞”。

  “补贴拆解基地,我们的态度是‘坚决反对’。”中国文化办公设备制造行业协会耗材分委会有关负责人坚决地说,“贵屿、清远等地的拆解企业,不能因为他们面积大、数量多就说成专业企业,专业是要有技术含量和技术水平的。办公设备拆解最严重的问题是粉尘,不良拆解会严重影响工人身体健康。”温和一些的企业认为,如果补贴拆解基地的话,不要以处理量来确定补贴金额,要全面考察,包括污染控制。

  作为贵屿的一员,汕头市绿能再生资源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卢海滨给《电器》记者描述了贵屿的现状。“贵屿的发展具有自己的特点,在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都进行了专业的分工,回收、拆解、再利用都有不同的人在做,市场被细分化。”得知总报告将贵屿这样的拆解基地列入基金补贴对象,他表示很开心,“目前在贵屿,大企业也在逐渐代替小作坊。应该对基地内的企业按照一定标准进行划分,对具有完全拆解能力的大企业应给予补贴,让大企业有继续发展的动力。”

  某业内人士指出,对像贵屿这样的在中国特殊国情下产生的拆解基地,现在讨论它存在的合理性已经没有意义,如何引导拆解基地向环保方向发展更为重要,基金的注入无疑将加快这些基地的改造。

  拆解企业:该不该通过基金获利?

  记者注意到,基金缴纳和使用双方在基金使用方向、方法上的分歧是显而易见的。作为基金补贴对象的拆解处理企业,普遍强调的是处理成本的高昂和经营的不易,有的希望通过基金的补贴弥补亏空,有的希望通过基金支持扩大规模,有的甚至希望基金补贴后企业可以获利。然而,基金缴纳方——家电制造企业,则普遍强调基金的环保属性和公益属性,拆解处理企业不应从中获利。

  普遍亏损是中国拆解处理企业无法回避的问题。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在其所做的分报告六——《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成本和补贴水平研究》中估算,在“四机一脑”的回收处理成本中,回收价格占一半以上。“回收价格拉高了处理企业的经营总成本。”张宇平说,“万容曾经提出‘零价格回收’,即如果能够获得免费的电子废弃物,万容可以不要国家补贴,实现自负盈亏。但是,现实中这几乎不可能。”

  “微利”是总报告为拆解处理企业描绘的美好蓝图。按照总报告的设计,希望通过基金的资助,使得进行无害化处理的拆解处理企业最终实现微利。

  《电器》记者发现,在分报告六中,回收处理企业的盈利水平定格在8%。相比之下,由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国家电行业的平均利润率仅3%左右。“基金的注入是为了建立合理的拆解处理行业秩序,但是拆解处理企业毕竟还是企业,企业不能依靠国家补助来实现利润。”一位参与课题研究的企业人士坦言。

  按照8%的盈利水平测算,单台电视机、洗衣机、空调和冰箱的补贴额将分别达到81元、81元、117元和225元,远高于总报告给出的补贴水平。“拆解企业希望获得更多的补贴,生产企业希望尽量少地缴纳基金,这个矛盾总是存在的。国家只能在兼顾两者利益的同时,取一个折中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许江萍说。

  按照王建明的想法,基金将主要被用来弥补高回收价格造成的亏损。同时,有了基金的支持,正规拆解处理企业的负担相应减轻,也能够放开手脚进行环保处理设备的投资。“企业要为无害化处理投入大量资金,同时还要兼顾工作环境等管理成本的投入。”张宇平说。

  “不赞成拿补贴资金来建设拆解处理工厂,这是企业自己的事情。”姜风态度明确。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有关负责人也表示:“我们不赞成对企业基础设施进行投资。国家对拆解处理企业的设备投资已经不少,但他们都没达到拆解处理能力要求。我们建议对拆解直接成本进行投资,设备投资是企业经营行为。”

  海尔有关负责人坦言:“拆解处理企业是公益性企业还是赢利性企业?拆解处理企业经营中发生的管理、财务等成本不应由家电企业承担和支持。”

  正因为出发点的不同,总报告提出基金“统一使用,总量平衡”的原则,得到拆解处理企业的支持,却遭到家电企业的普遍反对。“我们不赞同‘大锅饭’,不赞成征收上来以后再分配的原则。例如今年空调收得多补贴得少,明年就应减少对空调的征收,我不赞成从空调上收来的钱补贴到冰箱上去,这也不利于基金使用的监管。”姜风的态度非常明确。

  LG电子(中国)有限公司中国地域总括商柏认为,“大锅饭”的方式可能会影响基金使用的透明度和公平性,但是操作难度要小一些。一位家电企业负责人也对《电器》记者说,总报告主要考虑的是降低操作难度,但是这样很可能会损害基金缴纳者的利益。

  与之相反,拆解企业则普遍认为,基金应统一使用,保证整体的收支平衡,即不考虑不同产品具体的征收量和补贴量,只需在扣除管理费用后,实现合计征收量和合计补贴量的基本平衡。“首先,这种方式更易操作,管理难度低;其次,由于部分产品可能会被淘汰,甚至有的产品类型会消失,一对一补贴有可能出现无人认领的‘孤儿产品’;最后,普遍存在的电脑‘攒机’现象也将无人‘埋单’。”王建明说。

  卢海滨的一句话发人深省:“拆解处理企业不应该只盯着国家的补贴、政策和土地,要自力更生,如果不是有心想干好这番环保事业,国家给再多的补贴也于事无补。”

  • 上一篇文章: 刘长河:再生资源增值税退税三建议
  • 下一篇文章: 私车报废新规有望年内出台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最新5篇热点文章
     什么样是规范的电子垃圾拆...
     废旧家电淘汰快回收市场问...
     新人如何快速加入废品回收...
     央视调查:持续亏损 部分钢...
     “小塑料”为何屡禁不止?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25岁“海归”网上搞起废品...
     “破烂王”开个网站收垃圾...
     白领丽人变身破烂王
     女白领办废品收购网站 卖废...
     
     相 关 文 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